Go-Top line-link

中美利差愈大 人民幣愈貶?魯政委:外匯管制已設下閘門弱化衝擊

中美利差愈大 人民幣愈貶?魯政委:外匯管制已設下閘門弱化衝擊示意圖
發佈時間:2017-05-31
LINE-SHARE FB-SHARE
[鉅亨網] 鉅亨網新聞中心 鉅亨網2017年5月31日 上午11:35 市場普遍預期美國 6 月升息升定了。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撰文指出,2016 年 11 月後,中國對跨境資本流動的監管加強,外匯管理、資本管制猶如建立在利差和匯率的「閘門」,使得中美利差對人民幣匯率的影響弱化,亦即有效 弱化美國升息對內地資本外流和人民幣匯率的衝擊 。 過去,中美國債利差與人民幣貶值預期之間,呈現明顯的反向關係,也就是中美利差愈低時,人民幣的貶值預期愈強。 魯政委以線性擬合的方法來說明中美利差與人民幣貶值預期之間的關係。在 2016 年 11 月之前,中美利差每下降 1bp(基點),將引起 1 年期人民幣 NDF 匯率與即期匯率之差提高 17pips(點值)。 在 2016 年 11 月之後,中美利差每下降 1bp,1 年期人民幣匯率與即期匯率之差僅提高 3pips,較此前的 17pips 大幅下降了約 82%。這說明,人民幣貶值預期對中美利差的敏感性降低了。 除了外匯管制 ,外匯占款的變動也可反映人民幣面臨的匯率壓力。 通常中美 10 年期國債利差與央行外匯占款環比變動間存在明顯的正向關聯,魯政委指出,2016 年 11 月後, 中美國債利差每下降 1bp,將引起央行外匯佔款環比增速降低約 0.022%。較 2013 年 1 月至 2016 年 10 月,中美國債利差每下降 1bp,將引起央行外匯佔款環比增速下降約 0.024% 降低,意即外匯占款對中美利差變動的敏感性下降。 魯政委認為, 資本管制猶如建立在利差與匯率之間的「閘門」,具調節、緩衝作用,削弱利差對匯率的影響,隨著 2016 年 11 月後中國對跨境資本流動監管的加強,中美利差與人民幣匯率之間的關聯出現了弱化。 原發文處:http://ppt.cc/JRTvU